• banner1
  • banner2
  • banner3
当前位置: > 凯时ks平台 >

  俄总统普京于当地时间24日清晨发表电视讲话说,决定在顿巴斯地区发起特别军事行动。

  俄总统普京于当地时间24日清晨发表电视讲话说,决定在顿巴斯地区发起特别军事行动。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随即称,俄黑海舰队在亚速海和黑海敖德萨的登陆行动已经开始。尽管此后乌克兰官方否认“俄军已在敖德萨登陆”,但当地居民却承认听到附近炮击的声音。

  据介绍,敖德萨位于乌克兰南部,它不但是乌克兰第四大城市、黑海沿岸最重要的港口之一,而且它北接利沃夫铁路,西连德涅斯特河,海路、水路、陆路网络相连,是辐射整个东欧地区的交通枢纽。

  2014年克里米亚事件爆发后,随着塞瓦斯托波尔港被并入俄罗斯,乌克兰海军被迫移防敖德萨,这里也成为乌克兰接受北约军事援助的主要海上通道,对乌克兰的军事价值陡然提升。在北约帮助下,乌克兰加速推进敖德萨港军事建设。因此俄军利用大规模两栖登陆行动控制敖德萨具备极大的战略价值。

  CNN称,24日清晨在乌克兰东部哈尔科夫听到巨大的爆炸声。哈尔科夫是乌克兰第二大城市和哈尔科夫州的首府,也是该国重工业、文化、教育中心之一。

  一位匿名军事专家24日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单就军事行动而言,速战速决对俄军最为有利,俄罗斯在乌克兰哈尔科夫和敖德萨两个方向同时展开军事行动,令乌军首尾不得兼顾,“俄罗斯军队在敖德萨方向的行动极具战略意义,俄军此举摆出由南向北突击、控制第聂伯河要点、在第聂伯河以东围歼乌军之势,这个行动与1991年海湾战争中美军第18空降军从伊拉克西部沙漠发起的‘左勾拳’行动极其相似。对乌克兰军队的心理震慑作用极大,这个方向战场形势的随后发展可能会直接影响到冲突的结局。”

  24日清晨,俄军数辆军车从与白俄罗斯接壤的过境点进入乌克兰。根据此前报道,俄白“联盟决心-2022”联合军事演习原定于2月20日结束,但因该演习延期结束,参演俄军一直停留在白俄罗斯境内。

  值得注意的是,与俄军展开攻势的敖德萨和哈尔科夫相比,白俄罗斯距离乌克兰首都基辅近得多,从白俄罗斯出发的俄军可以直逼基辅。乌克兰武装部队总司令扎卢日内称,当天从白俄罗斯境内发射的4枚弹道导弹朝西南方向飞入乌境内。

  当天晚些时候,CNN宣称俄军空降部队已控制了安东诺夫机场,该机场距离基辅市中心仅有25英里。俄军指挥官告诉CNN,他们与乌军发生了枪战。乌军表示,正在进行反攻试图夺回机场。

  就俄乌军力对比而言,外界普遍认为俄军无论是在数量还是质量上都占据明显优势。俄国防部24日表示,正在使用精确制导武器摧毁乌军的军事基础设施、防空设施、军用机场和航空部队。

  就防空能力而言,乌军主要仅拥有少量的早期型S-300远程防空系统,严重缺乏现代化的警戒雷达。2017年和2021年,乌军先后获得79K6雷达及其改进型80K6KS1雷达,它们能配合乌军的“山毛榉-M1”防空导弹作战。但社交媒体上24日流传的视频显示,一段有着俄制KH-31P反辐射导弹典型特征的导弹残骸散落在基辅街头。该导弹属于专门针对防空雷达的高速反辐射导弹,显示俄军已针对乌方的防空设施展开压制和摧毁。

  在地面装备方面,俄军至少动用了包括T-72、T-80和T-90系列主战坦克,2S3式、2S19式152毫米自行榴弹炮,“龙卷风”远程火箭炮、MT-LB装甲车和多型步兵战车。其中包括最新的T-90M Proryv-3主战坦克,它大量采用新一代T-14主战坦克的技术,堪称俄军现役坦克中的最强型号。在远程火力支援方面,俄军出动了“伊斯坎德尔-M”战术弹道导弹和“伊斯坎德尔-K”巡航导弹以及“龙卷风”远程火箭炮。

  而乌军的主要装备与俄军“同源”,以T-64、T-72和T-80系列主战坦克,2S7式203毫米自行榴弹炮和2S19式152毫米自行榴弹炮,少量的“龙卷风”远程火箭炮和SS-21战术弹道导弹为主,但它们大部分没有经过现代化改造,因此在主要性能上明显逊色于俄罗斯同类武器。

  为抵挡俄军地面部队的坦克洪流,乌克兰不得不依靠简单和容易操作的单兵反坦克导弹。目前乌克兰拥有数以千计的苏制反坦克导弹,但它们性能落后,而且可靠性堪忧。对此心知肚明的乌克兰军方近年来不得不大量从西方引进反坦克导弹,包括美制“标枪”和英制NLAW反坦克导弹。乌军称,24日在苏梅州使用“标枪”导弹摧毁俄方15辆坦克。

  而在海空军方面,俄乌差距更为明显,特别是乌海军基本只有象征意义。24日,一架乌空军苏-27战斗机疑似“外逃”,闯入罗马尼亚领空后降落在该国空军基地。

  虽然北约多次警告“俄罗斯马上要对乌克兰动武”,但俄军24日真正动手之后,外界突然发现,北约其实并没有做好应对冲突的准备,甚至他们自己都不怎么相信“俄罗斯会马上攻击乌克兰”。

  为实施在敖德萨附近的大规模两栖登陆,俄海军抽调几乎全部精锐,来自俄北方舰队、波罗的海舰队和太平洋舰队的主力舰艇经过成千上万公里的长途跋涉,抵达黑海和地中海。其中至少6艘大中型登陆舰进入黑海支持这次登陆行动。

  尽管此前社交媒体和分析人士都在猜测“俄海军是否在为黑海的登陆行动做准备”,但在俄军宣布举行“最大规模海上演习”的烟幕弹掩护下,北约仅派少量舰机对这些从全球各地向地中海汇集的俄军战舰进行“监视”和“警戒”,却没有进一步行动。

  美国《星条旗报》23日称,一名五角大楼高级官员表示,尽管俄罗斯在乌克兰南部的黑海和地中海聚集了强大的海军力量,“在黑海拥有超过10艘登陆舰”,俄巡洋舰就在美国“杜鲁门”号航母不远的地方,但他表示,“俄罗斯显然只是在监视‘杜鲁门’号,这并不罕见,但仅此而已,这是对美国海军活动的典型情报监控。”

  在北约这样的麻痹心态下,俄海军成功实现了大规模集结,不但在黑海拥有了压倒性的优势,可以在几乎没有外部干扰的情况下实施两栖登陆,而且美国在地中海仅有的一艘航母(“杜鲁门”号),也受到俄军两艘巡洋舰近距离牵制。

  类似的情况还出现在地面战场上。俄军向乌克兰边境地区的增兵动作从去年初冬就已经展开。尽管北约一直在警告“俄罗斯要攻击乌克兰”,但并没有真正做好应对俄军攻击的准备。美国《防务新闻》24日称,直到最近五角大楼官员还在探讨“如果俄军控制乌克兰制空权、切断西方对乌军援的空中通道该怎么办”。这充分说明,直到俄军发动攻势之前,北约都没有意识到俄军对乌克兰的大规模攻击已经“迫在眉睫”。

  有分析认为,在信息化社会和卫星侦察越来越普及的时代,想要完全隐藏军事调动、不让对手发现的可能性极低。因此现代意义上的战略欺骗,并不在于隐藏自己的行动不让对手发现,关键在于如何利用一系列其他动作让对手产生误判。例如海湾战争期间,以美国为首的多国部队即将对伊拉克发动地面攻击,美国充分利用外界的关注,派出强大的两栖舰队诱导伊拉克军队加强海岸防御,美军机械化部队却绕开伊军的坚固防御,以“左勾拳”出其不意地从侧后方包围并歼灭伊军主力。从这次美国和其他北约国家的反应来看,俄军攻击的时机的确在他们的意料之外,成功抢得先手。

Copyright 2017 凯时ks平台 All Rights Reserved